首页 食疗养生正文

袁绍为什么不先于曹操 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?

wangchaowh 食疗养生 2021-07-22 10:45:02 10 0

提纲:一,事件简述:

     二 ,读史者有代表性的几种观点及点评:

       1.易中天的看法及点评

       2.认为袁绍"迟重少决"的观点及点评

       3.认为袁绍不喜欢,不看好汉献帝的观点及点评

      三.我的看法:

   1,不迎献帝的深层原因:袁绍是个“速胜论者”.

       2,袁绍的想法推演

   3,将袁绍的“失误”上升到“历史的高度 ”:袁绍的

   “速胜论”思想是一段“豪赌”的历史所赋予的

  一 ,事件简述

  话说董卓被王允 吕布刺杀后,汉献帝又几经磨难,终于摆脱了凉州兵的纠缠 ,与兴平二年(公元195年),开始由长安狼狈不堪地东归洛阳。此时,如何对待献帝的问题 ,便“尖锐地 ”摆在了袁绍等已经各自拥兵自重的关东军阀们面前。

  当献帝行至袁绍的“势力范围”河东郡作喘息时,袁绍的谋士沮授,田丰等人便劝袁绍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 。作为当时威望最高 ,实力最强大的军阀 ,袁绍经过一番思想斗争,似乎是担心弄个皇帝在身边妨碍自己施展拳脚,最终采纳了反方的意见 ,对汉献帝采取了视而不见的态度,献帝回到洛阳后便落到了曹操的手里,曹操迎奉献帝 ,迁都于许,使已经形同乞丐的皇帝至少是看上去又恢复了威仪,曹操从此得以打着天子的旗号号令天下。

  袁绍不迎献帝 ,把嘴边上的肥肉让于他人,当时羽翼未丰的曹操带有几分侥幸的得到了这张王牌,立即取得了政治上的巨大优势 ,最终在官渡之战中将袁绍打败;一让一得,不仅得失迥然,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日后的生死成败--对于三国史上这一影响历史走向的重大事件(也是戏剧性的一幕) ,古今读史者多有感慨之词 ,既为袁绍的优柔寡断叹息,也为曹操的精明果断啧啧。

  然而,对于袁绍为什么会出现如此“低级失误 ”的问题 ,千余年来,读史者多是从袁绍的个人能力 甚至个人好恶上着眼,草草论之 ,对于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解读流于轻率和表面 。

  二,读史者有代表性的几种观点及点评。

  1,易中天的看法:

  在易中天先生看来 ,袁绍是与愚蠢 固执 狂妄 短见 弱智 低能等等词汇联系在一起的,在谈到袁绍及反对迎献帝的人时,易先生议论说 ,“``````是典型的山大王意识,一点政治头脑都没有”。对于袁绍可能担心弄个皇帝在身边妨碍自己施展拳脚的问题,易先生自做高明的指导说 ,“那小皇帝``````还是个孩子``````怎么会摆天子的谱 ,和袁大人过不去呢?”

  点评:无语 。

  2,认为袁绍“迟重少决 ”的观点:

  此种观点主要是依据从袁绍阵营跳槽到曹操那里的大谋士荀彧的话,说袁绍“迟重少决 ,失在后机”。

  点评:

  此话几乎被史家奉为经典,但若细想,至少用在这里并不可靠。荀彧这话 ,是在官渡之战曹操处于劣势时说的,有为曹操打气的意思 。与曹操比,袁绍可能是差点儿 ,但袁绍决不是个等闲之辈。

  从汉末士人(党人)运动中的急先锋,到铲除宦官的主谋和实际领导者,袁绍并没有显得“迟重少决”;甚至招四方外军入京 ,导致西北悍将董卓进京乱政的大娄子,也是袁绍桶的;后来袁绍毅然与想要拉拢自己的董卓决裂,逃出京城 ,并起兵讨伐董卓 ,成为关东联军的盟主;再后来联军解体,董卓又在军阀兼并,混战中占得先机 ,一度高歌猛进,成为当时威望最高,实力最强大的军阀。这些迹象表明 ,袁绍是一个使过大银子,见过大世面的人,即使用更高的标准(比如和曹操比) ,袁绍或许是有点“迟重少决 ”的成分,但会就此变成弱智 低能了吗--这里不是讨论易中天先生的说法,而是说 ,是否迎献帝是当时军阀生存发展中的头等大事,如果迎献帝是明摆着的“重大利好 ”,袁绍连这个都不懂 ,岂不成了弱智 低能了 ,这正常吗?如果说袁绍在这个一般看来明摆着的问题上“迟重少决”的话,是否应再问个为什么?是什么原因支持了袁绍的犹豫和最终的错误决定?

  3.认为袁绍不喜欢,不看好汉献帝的观点:

  这种意见认为 ,献帝为董卓所立,董卓进京乱政时,为了便于揽权 ,废了当时的小皇帝(少帝刘辨),而立刘辨的同父异母弟弟,更年幼的刘协为帝(献帝) ,关东联军讨伐董卓,就是以董卓擅自废立皇帝为主要打击目标的,在联军中曾一度出现质疑献帝“合法性”的声音 ,袁绍作为联军的盟主,自然不会看好这个“恶花 ”结的“恶果” 。

  点评:

  袁绍不喜欢 不看好汉献帝,倒是真的 。在董卓挟持献帝逃往长安后 ,袁绍曾说 ,“今西名有幼主,无血脉之属,公卿之下皆媚事董卓 ,安可复信?”(〈三国志 袁术传〉裴注引〈吴书〉),同时,袁绍等人还想“另立中央 ” ,试图将董卓和献帝“边缘化”,但袁绍的企图立即遭到了袁术 曹操等人的坚决反对,也正是这次争论中 ,献帝的“合法性”在关东联军中反而得到了确认。

  关东联军起兵讨董卓时,董卓为了不给袁绍等人留下“念头儿 ”,已经用毒酒将废帝(少帝刘辨)害死 ,老皇帝(汉灵帝)的儿子就剩下刘协(献帝)一人了,袁绍说刘协无“血脉之属”,显然是刻意抹黑 ,难以服众 ,按古人“子承父业”的老观念,献帝的“合法性 ”就越辩越明了。袁绍等人想“另立中央”,结果碰了一鼻子灰 ,想必应该明白献帝的地位了

  据《三国志》记载,献帝东归走到河东郡时,“绍遣颖川郭图使焉” ,后来献帝落到曹操手里,袁绍又后悔自己没先下手了,“绍悔 ,欲令太祖徙天子都鄄城以自密近,太祖拒之 ” 。从这些记述可以看出,袁绍对献帝东归还是很重视的 ,既派了人去探望,又不去迎奉,后来又后悔 ,袁绍在这个问题上是犹豫再三 ,左右为难,最后还是做出了事后看来是错误的决定,显然 ,这次“失误 ”并非对献帝是否看好这么简单。

  读史者要批评袁绍倒是容易,但作为当时的政治精英,袁绍为何在这个看上去是明摆着的问题上如此举棋不定 大失水准呢?这是一个尚未被读史者吃透的大问题!

   三.我的看法:

  1 ,不迎献帝的深层原因:袁绍是个“速胜论者”

  袁绍为什么不迎献帝并挟天子以令诸侯?以一言以蔽之,就是袁绍担心弄个皇帝在身边妨碍自己施展拳脚——哈哈,上面已经提过多次了 ,不过,兄弟要是就这点儿水平,也就不出来混了。

  真正的学问在于 ,如果弄个皇帝在身边,已知既有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的“利 ”,又有可能妨碍自己施展拳脚的“弊” ,在“利”与“弊 ”之间 ,袁绍是如何权衡的,如何判断的,袁绍的最终选择有何意义 。

  我们还是重温和对比一下正反两方的意见。

  正方 ,以谋士沮授的观点最具代表性。早在袁绍刚占领冀州时,沮授就为袁绍勾画了一幅未来的发展蓝图,其中包括“迎大驾于西京 ,复宗庙于洛邑”(《三国志 袁绍传》),袁绍当时非常高兴;后来献帝东归走到河东郡时,沮授再次谏言到:“宜迎大驾,安宫邺都 ,挟天子以而令诸侯,蓄士马以讨不庭,谁能御之?”并和反对迎献帝的一方展开了辩论:“``````今迎朝廷 ,至义也,若不早图,必有先人者也`````` ” 。(《三国志 袁绍传》裴注引《献帝传》)。

  关于反方的意见 ,《三国志》本传与裴注引《献帝传》的资料有些冲突 ,《三国志》说郭图前往河东郡探视献帝,回来便建议袁绍迎奉天子,《献帝传》中则说郭图与淳于琼是反对迎天子的 ,一般来说,《献帝传》没有《三国志》可靠,但《献帝传》中记述的反方意见具有很强的代表性 ,因此为史家所重视,《后汉书》也采用了《献帝传》的说法。

  郭图与淳于琼认为:“汉室凌迟,为日久矣 ,今欲兴之,不亦难乎?且今英雄据有州郡,众动万计 ,所谓秦失其鹿,先得者王 。若迎天子自近,动辄表闻 ,从之则权轻,违之则拒命 ,非计之善者也”。

  正方的意见,不论是为了“复宗庙”的“至义 ”,还是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的功利 ,都是首先将自己放在“臣子”的位置上,谋求以汉皇帝的旗号征服天下,以臣子的身份建功立业 ,至于如果天下平定,大功告成,如何处理自己和汉皇帝的关系 ,则是另一个复杂问题了。也就是说,主张迎奉献帝的,是一种准备长期“抗战 ”的 ,适度“保守 ”的策略 。

  反方的意见,简而言之,就是要甩掉包袱 ,大干快上 ,谋求速胜,来个痛快的 。

  由此看来,是否迎献帝的问题 ,不是谁高明,谁愚蠢;谁迟重少决,谁精明果断的问题 ,而是一个“路线问题”,显然,袁绍选择了一个激进的 ,谋求速胜的路线。

  2,袁绍的想法推演

  袁绍想走激进路线,想要大干快上的速胜,如果迎奉献帝 ,既使有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的“利 ”,毕竟是在别人的屋檐下,比如后来的曹操 ,把汉皇权的声势拉上去了 ,还要应付一些“死脑筋的”朝中大臣,最后想要篡位也不容易开口--曹操不是一生也没当成皇帝吗?所以,作为当时威望最高 ,实力最强的军阀,袁绍在激进与保守之间左右为难,最后任选其一 ,都是符合逻辑的--至少说选择激进路线是基本正常的,可以理解的。

  这里还要特别说明的是,袁绍不迎献帝 ,只是“首选”,并不完全排除“备选 ”,并不是要彻底与献帝撕破脸皮 ,迹象表明,此时袁绍对献帝的价值已经有所认识,只是有“大干快上”的冲动在 ,想尽量不干那拖泥带水的事 ,可以再看看形势,如果求速胜不成,退而求其次也是可以考虑的 。

  还有一个问题 ,沮授曾说,“若不早图,必有先人者也” ,难道袁绍不怕曹操得手吗?这里就有一个袁绍可能小看了曹操的问题。在当时袁绍的眼里,能够“算根葱 ”的,大约只有北方的公孙赞 ,南面的袁术了。汉献帝东归时,已有杨奉 韩暹 董承等人的武装护送,其中杨奉的军事实力较强 ,或许在袁绍眼里,曹操大约和杨奉的档次差不多,既使曹操胜过杨奉等人 ,想必也不会轻易得手 ,若有一番厮杀,则更是袁绍所愿意看到的 。

  曹操得到献帝后,袁绍虽然有点儿后悔 ,但似乎并没有觉得是多大的事,随后袁绍以必得之势一举消灭了北方的强敌公孙赞,却“默许”曹操在自己不远处逐渐壮大。由此也可以说明 ,袁绍确实小看了曹操。

  3,将袁绍的“失误”上升到“历史的高度 ”:袁绍的“速胜论”

   思想是一段“豪赌”的历史所赋予的

  袁绍想走激进路线,想尽可能“来个痛快的 ” ,结果造成了严重不良后果,这似乎是袁绍所始料未及的,但并不是就此就可以说 ,袁绍的个人能力(或智力)有什么问题,图大事本身就存在成/败两种可能,存在一定的危险性 。

  或许袁绍早就料到了抛开皇帝单干的风险 ,但袁绍还是禁不住要试一试 ,因为“另一种可能 ”的诱惑力太大了。

  “另一种可能”的诱惑不是来自袁绍的不自量力和主观想象,而是一段历史向人们发出的强烈讯息。“秦失其鹿,先得者王” ,当一个西北武夫就可以擅自废立皇帝,控制朝政时,东汉王朝最后一块体面的遮掩也荡然无存了 ,“逐鹿 ”的紧迫性和刺激性便呈现在人们面前,对于袁绍和他的那些各自拥兵自重的哥们儿来说,谁能禁住这种诱惑?

  所谓利令智昏 ,面对诱惑,除了自身固有的控制力和伪装力外,还有一个规则:越接近得利的人 ,其控制力越弱,其急不可耐性越强 。即使有失败的可能,也要试一试 ,或再说明白些 ,只要有本钱,就要赌一把;对于袁绍和他的那些各自拥兵自重的哥们儿来说,要赌就不是一般的赌 ,而是大赌,豪赌。

  其实所谓关东联军讨董卓,只是把讨董卓当成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,自立门户,拥兵自重才是这些大吏的真实意图,起兵了 ,目的达到了,安心了,讨董卓的事便放在一边了——只有两个急于表现的“二线队员(曹操和孙坚)”算卖些真力气--剩下的就只有各怀鬼胎 ,各自盘算了。一场豪赌即将展开 。董卓一走,相互残杀,相互兼并 ,这些“义兵”的真面目便暴露出来了 。

  在关东军阀开始豪赌的同时 ,北方幽州的公孙赞也按奈不住了,公孙赞本来出身小吏,因在与塞外乌桓的战斗中积功而掌兵权 ,逐渐架空了不懂军事的幽州牧(一州最高首长)刘虞(刘虞就是那位袁绍“另立中央 ”时的皇帝候选人),后来公孙赞索性杀了这位上司,占据幽州 ,并向冀州,青州发展,与袁绍“对局”近十年 ,成为袁绍在北方的主要对手。

  那个袁绍同父异母的弟弟袁术,当初在袁绍试图“另立中央”时,曾慷慨陈词的表达对汉皇权的赤子之心:“志在灭卓 ,不识其他 ”,然而,过了几年 ,还是这位袁术 ,在曹操“挟天子”以后,竟然要与曹操“争鸣”,自己在淮南宣布要当皇帝了--这位老兄显然是赌红了眼(结果这次输了个精光)。

  还有那位在讨董卓中表现枪眼的“二线队员 ”孙坚(孙坚就是孙权的父亲 ,当时依附袁术),据说攻入洛阳后得到了“传国玉玺”,便也开始做皇帝梦了--只是此事不见正史 ,故存疑 。

  看来,在三国前期的军阀混战中,豪赌是一种普遍存在的心态 ,几乎是一个时代的主题,也就是说,袁绍的“速胜论”不是他一个人的 ,而是一个时代所赋予的,这个时代不仅诱惑了袁绍一人,还诱惑了几乎所有的人(曹操将另论)。 名义上东汉王朝的天下 ,几乎成了豪赌的会馆 ,冒险家的乐园。

  与我在搜狐/煮酒论史的连载《深度品三国》同时上传

曹操和曹仁的关系是什么?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